<u id="rcaaa"></u>
  • <sub id="rcaaa"><td id="rcaaa"></td></sub>
    <sub id="rcaaa"><table id="rcaaa"></table></sub>
    Language:En | 中文
     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政策 » 正文

    2021年經濟工作,釋放出五大信號,首提需求側改革

    核心提示:風向變了。 12月11日,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,分析研究了2021年經濟工作。 “穩中求進”仍是工作總基調,具體的工作重心和部署則有
    發布日期:2020-12-18   來源:網絡   作者:網絡
     風向變了。

          12月11日,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,分析研究了2021年經濟工作。

           “穩中求進”仍是工作總基調,具體的工作重心和部署則有了明顯的變化。此次會議也是為即將到來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。

           有五大信號值得關注。

    01 首提“需求側改革”

           會議要求,“要扭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同時注重需求側改革,打通堵點,補齊短板,貫通生產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費各環節,形成需求牽引供給、供給創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動態平衡,提升國民經濟體系整體效能”。

          “需求側改革”是一個全新的提法。過去的提法是“需求側管理”。一詞之別,大不相同。

         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,中國宏觀調控總體而言是以需求側管理為主的。也就說,在外需不足、內需乏力的情況下,中國不斷通過行政手段來刺激需求,加大投資、消費和出口三駕馬車的速度。 

          這種需求側管理操作簡單、周期短,見效快。但是它也有一個很大的弊端,就是會造成有效供給不足,加劇產能過剩。大家買智能馬桶會跑去日本,奶粉會去新西蘭進口,化妝品會跑去韓國……

           所以,到了2015年中央開始提出供給側改革,矯正要素配置扭曲,這是高層經濟思路上的重大變化。經過五年的深化改革,中國逐步改善了“供給創造需求”。

           但是在“需求牽引供給”方面,中國還有一些錯配的現象,遺留著一些弊端和短板。

           所以,“需求側管理”變為“需求側改革”,就是要在需求端進行大刀闊斧的精準調整,去加大刺激需求。

           但是與以往不同,我們這回是要加大刺激有效需求。

           比如說在投資方面。上一輪經濟周期,大水漫灌,老少邊窮地帶也會涌入大量的基建投資。但是同樣一塊錢的投入,帶來的經濟刺激效應就遠遠比不上沿海人口密集地區。而美聯儲在2020年一年時間里就印發了有史以來21%的美元總量,為了應對美國開印鈔機,中國肯定會有所反應。但是明年這種貨幣政策中,應該不會搞平均主義,而是會更強調經濟規律,更強調投入產出比。

          比如說消費方面?,F在債務驅動的現象越來越興起,居民加杠桿沖入消費市場,拉動了企業開工生產。但是有些其實是無效需求,甚至是有害需求。

         而且歷史的經驗表明,過度消費往往就是金融危機的肇始源頭之一,像1929年美國大蕭條和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均是的教訓。

         接下來的杠桿分配,就是要抑制那種無謂的需求,把借來的明天的錢,花在真正的刀刃上。

         在供給側改革的主線上,高層拉入了需求側改革配套,這意味著不應該割裂供給與需求的聯系,要把握好雙向聯動的節奏。

    02  反壟斷將成為2021年經濟工作重點

           壟斷二字去年還沒有出現在高層會議上,今年風向徹底變了。

           高層在十四五規劃建議中明確提出了“加強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司法”,“ 打破行業壟斷和地方保護”。

          此次政治局會議提高調門,“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”。

          反壟斷,應該是兩個方面。一個是反科技壟斷,一個是反金融壟斷。

          一些科技巨頭利用自身的市場優勢地位和信息不對稱,強行把消費者摁在地上摩擦。

          比如大數據殺熟。各大互聯網平臺利用“消費者畫像”,判斷其價格敏感度、用戶粘性、使用偏好等,最大限度獲取利益,結果就會出現同一款產品、不同的手機、老用戶明顯更貴的情況。

          比如說強制“二選一”,要求商家一定要在入駐平臺上作出選擇。

          反科技壟斷意味著,要讓這些血液里沒有流淌著道德的互聯網巨頭,吃上苦頭。

          11月10日,一則《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(征求意見稿)》橫空出世,互聯網“反壟斷”號角吹響,平臺經濟的游戲規則面臨被改寫的命運。

          反金融壟斷,目前也指向了大型科技公司。

          金融監管最近來勢洶洶。12月8日,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一次公開表態中明確提出:

          “大型科技公司往往利用數據壟斷優勢,阻礙公平競爭,獲取超額收益。

           傳統反壟斷立法聚焦壟斷協議、濫用市場、經營者集中等問題,金融科技行業產生了許多新的現象和新的問題。

           我們可能需要更多關注大公司是否妨礙新機構進入,是否以非正常的方式收集數據,是否拒絕開放應當公開的信息,是否存在誤導用戶和消費者的行為,等等?!?br />
           當然,反壟斷應該是不分國企、民營屬性。

           未來中國加強國企混改,在一些央企半壟斷領域,更積極引進民營的力量,提供更加接近市場效率的服務和質量,相信也是反壟斷的應有之義。

    03   今年提及“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”,這是一個很微妙的信號

           因為去年的經濟工作會議,只字未提“房地產”。

           這似乎意味著房地產市場的發展,重新回到了中央的視野,成為2021年的工作重點之一。

           這里邊的關鍵詞其實是兩個,一個是“平穩”,另一個就是“發展”。

           它所包含的意思是很綜合的,就是2021年里房價不能過快上漲,干擾了內循環的發展大局,但也不能止步向前,更不能后退萎縮,要起到一定的經濟支撐作用。

           最好的樣本可能就是長沙,一個讓炒房客有去不回的城市。

           近日,住建部在《建設工作簡報》第79期刊載的一篇文章,對長沙在房地產市場調控方面的經驗給予了充分肯定,并準備向全國推廣經驗。

            這座城市有一個特別明顯的特征:就是供應量特別大,使勁蓋房賣樓,路過長沙南站的朋友,一定會被舉頭望去皆是樓的景象所震撼。持續的房地產投資,拉動了周邊鋼鐵、水泥、玻璃、裝修、家電等上下游產業鏈,促進經濟發展,但長沙的房價就是漲不起來,成為全國省會城市的洼地。

           “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”,或許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。

            對房地產發展不要污名化,理性看待。

    04  防債務風險仍是重中之重

           在經濟領域,中國面臨的宏觀風險主要有供給側的產能過剩、需求側的動力不足、實體杠桿率過高、房地產泡沫化金融化、資金脫實向虛等問題。

           此次會議提出“要抓好各種存量風險化解和增量風險防范”,更多是聚焦到金融體系,特別是威脅經濟穩定的債務風險問題。

           存量風險,可簡單理解為企業、政府、高風險金融機構等各部門以前借的、現在可能還不上的債;增量風險,是現在正在借、未來要擔心怎么還的債。

           最近,財政部官員罕見密集發聲,警惕地方債務風險。

           財政部長劉昆撰文指出,要強化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防范,嚴禁向地方政府違規提供融資或配合地方政府變相舉債。

           財政部政府債務研究和評估中心副主任薛虓乾表示,2020年末中國地方政府債券債務余額將達26萬億元,債務率接近警戒區間下限;如果按這個規模發債,明年可能要進入警戒區間。

           財政部原副部長張弘力警告,地方政府債券“借新還舊”依賴性很大,存在潛在償債風險。

           這發出一個信號:明年財政政策很大可能不會保持2020年的積極節奏,要逐漸回歸正?;?。

           助推隱性債務、主賬脫虛向實、掩飾金融風險的影子銀行,也是重大風險點。

           最近銀保監會出臺了首份關于“影子銀行”的報告,指出中國影子銀行積累時間長,存量風險較大,相當多金融機構仍然存在規模情結,各類隱性擔保和“剛性兌付”沒有被真正打破,“賣者盡責,買者自負”尚未真正建立,部分高風險影子銀行可能借不當創新卷土重來。

           增量風險,還有郭樹清最近提到的:“新型‘大而不能倒”風險”,瞄準的是在小額支付市場占據主導地位的“少數科技公司”,還有一些涉足各類金融和科技領域的“大型科技公司”。

    05  “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”,源于危機意識

            最近頻頻出現了芯片缺貨,半導體工廠、汽車工廠因此停產的新聞,還有華為被迫出讓榮耀手機,這些暴露了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短板。

            這意味著中國后續將通過多種手段引導國企、民企等多種市場力量,在被“卡脖子”的高科技領域攻堅拔寨,將各類被國外壟斷的技術國產化、自主化。

            比如在集成電路領域,加大國家大基金的投入力度;比如在高端制造領域,成立新基金項目,引導產業投資方向。

            因此,中國仍會延續固有的以平臺、工程立項拉動技術進步的路徑和做法。

            不過,中國科技的落后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在材料學、物理學、化學等基礎學科的空白,所以后續應該會加強對基礎研究的重視。

            2021年建黨100周年之日,將是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日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相關資訊
    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     
     
    彩经体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